1. 同类的尸体

    夏天的灯光惹来一堆不名的虫子,会飞,撞在身上很烦,而且听说如果被它们蛰了,会很要命,于是看着它们就发毛。

    被横冲直撞的小虫子弄得实在忍无可忍,狠下心一气儿捻死十几只,尸体自然到处都是,过不了多会儿,屋里再也没有这可恶的东西了,估计,是被同伴的尸首给吓跑了吧。

    这么说,这是大自然的共性吧,下回还得这么干,挺有效。

  2. 会打电话的iPad

    不得不说,霸气侧漏。

    主要是坑爹的android又调皮了,懒得去折腾,弄这个备用还是很必要的。

    今天爬了塘朗山,感觉每周末来一次这样的户外运动应该会不错。

  3. 果不粉

    白色iPad,用起来算是不错的,只要不是躺着,就不算太重,连续用了24小时也没发现发热,够了,够了。

    电池和音乐音质感觉可以,就这个用法,用个两天没问题的。

    目前来看只是上上网看看书听听歌的话,16G也是够用了。

    但同时,打字不算很方便,和PC之间的同步也是异常麻烦。

    再次诅咒gfw相关的一切,很多东西不能用,而且app store卡。

    边听电台边翻翻书,惬意。

    另外昨天早上想记的一个东西:

    某卫视某评论员说美国部分民众开始放弃大选,不支持民主党和共和党,如果有第三个政党出现如何如何••••••

    对此,只有两个字:"呵呵。"

  4. 垃圾堆

    门口的楼道里,不定期会有房东请人打扫卫生,每次清扫之后的一段时间,楼道都会保持干净的状态,有时甚至能持续好几天。然后有一天早上上班时突然墙角边上多了一袋垃圾,到晚上回来时,那里已经堆起了一小座。

    原来并不是人们素质高,而是没有一个带头者。不经意发现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某种心理原本就一直寄生在人们的心底,但在群居的状态里,社会产生的很多一些影响会使他们下意识的抑制住这种心理,因为“出头鸟”在很多时候是会有风险的,这仅仅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而一旦有人打破了这个常规,风险从一定程度上已经转移或者减少,自然会慢慢变成另一个常规。

    你看,我又以恶意来揣测中国人了。

  5. 丧钟为谁而鸣

    一个“涉嫌”,从此再也没有法律。

    得赶紧回火星了。

  6. 我为什么讨厌武汉

    1、脏。随便挑个时间,随便挑地方,都能看到垃圾,尤其是那帮夜市男女吃完麻辣烫喝完啤酒之后留下的满桶“圣诞树”。

    2、乱。看看随处搭建的各种建筑、篷房,路上横冲直撞的各种机动非机动车辆,尝尝在雄楚大街、珞瑜路上堵住几个小时的滋味,应该没有多少人能觉得无所谓。

    3、差。且不说市政市容了,嚷嚷建地铁嚷了好多年了,占道倒是占了好几年,路上从来没畅通过,施工周期一再拉长,就说说频频发生的暴力事件,学生被割肾、日本人丢自行车这些事实已经足够让人心寒了。

    以上只是对这个“城市”整体的感受,还有更具体的,慢慢列。

    4、人才吸引力不行。大学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算是可以的了,可是学生毕业之后大都选择北上南下,很少没有留下工作的,与政府与企业都有关系。

    5、气候太差。冬天冷,夏天热,一下雨会更脏。

    6、住民人品有问题。在这里“宰人”的流氓无赖会经常碰到,比如店主、房东、司机等等,甚至公务人员和执法人员。

    7、物价与工资不成比例。前几年还常有人喊虽然工资低但消费也低,现在呢却全然没这平衡了,物价差不多赶上沿海城市了,工资还是那个水平,想必这也是留不住人的原因。

    随便一数就是这几条,不要说我黑武汉,全都是感同身受。这里不分析根本原因,只表述看法。当然肯定不止这些。如果想到了,继续加。

  7.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又是一幕你死我亡的惨剧,两个21岁的年轻人仅仅为了生存,陪葬了中国txt文本类型都不如的法律。这次发生在东莞。

    我想这种黑中介在中国到处都是,至少我去过的大连和武汉就有很多;这种骗人事件在中国也是天天发生,至少今天还听身边的人讲起他的被骗经历。很多人骂政府不作为、警察不得力,而我却偏偏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这些黑中介与有关部门的利益关系。所以,奢望政府来解决这类问题,还真不如期盼多一些杨少侠。

    另外看到评论充斥着清一色的“杀得好!”、“骗子活该被捅!”、“是我我也这样做!”……说实话,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这些说法反映了我们对骗子的痛恨,情有可原,我完全可以理解年轻人被逼无奈而杀人时的愤恨。可是看到倒在血泊中挣扎的另一个年轻人,暂且认为他是被黑中介利用的一颗棋子,尽管他的行为可恶至极,但他何尝不是为了一口饭吃?两条处于最底层鲜活的生命,为了生存,成了畸形发展洪流中微不足道的牺牲品。开黑中介公司和纵容黑中介的人是不是更该千刀万剐,万死不惜?

    “时光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在一个到最后只能靠自己用暴力来维护尊严的时代,看客依然还是我们这些看客。

  8. 关于进化和历史的一些数据

    从地球诞生到出现人类,进化过程花了近46亿年,而人类出现以后的文明不到300万年,文字记载更是不过几千年。意味着,“如果把地球诞生到现在的大约45亿年缩小到1年,人类出现仅13秒。”

    进化经历着繁荣和灭绝的交替,先后有细菌出现、寒武纪生命大爆发、鱼类出现、植物出现、昆虫出现、动物出现、生物灭绝、恐龙出现、鸟类出现、恐龙等生物灭绝、人类出现、生物灭绝进行中……文明的发展也是越来越快,类似于计算机“摩尔定律”。

    而历史呢,以中国历史来看,虽然各朝各代都在喊“万岁”,却没有哪个朝代挺过了哪怕千年,而最短莫过于秦朝的15年。

  9.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2011都过去好多天了,两年前天天挂在嘴边的“末日”说来就来了,真是岁月不饶人,但被工作压得透不过气来,加上小病一场,更是年关将至,完全没心思。

    最近对一些古诗词重拾爱好,也有一些数论等逻辑基础看起来觉得有趣,觉得把这些经典的东西建立成库也算是有价值,但又懒得重新写程序了,考虑到这里本来也没什么可写,接下来干脆就放在这上面,也免去了更复杂的子域。随意点吧。

    看了一个较老的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看之前Google了一下说是限制级的,看过之后也的确有些打动我的感觉,但让人感动的是玛莲娜的坚持、信念。

    希望,还是无处不在。这是个好电影。

  10. 用Memcache优化Google App Engine,Merry Christmas!

    早就知道Google改了GAE的配额收费方案,但一直想这里基本只有自己一人读写点日记,天荒地老也不会超额吧,没想到有此念头还不到两个月,果断有次500了,后台果然报了网上疯传的Datastore Read Operations超额,没办法了,只好拿memcache缓存优化了,说到底这也是官方的推荐做法。

    用法超级简单:

    
    ...
    from google.appengine.api import memcache
    ...
    
    ...
    site = memcache.get("site")
    if site is None:
    	site = Site.all().get()
    	memcache.add("site", site)
    ...
    

    就是本来需要去数据中心查的操作,在之前先去内存缓存里找找,如果缓存还存在,就直接用了,省下了Datastore Read Operations,没有的话再去数据中心查一次,同时在放到缓存区供下次使用。

    功能上丝毫无副作用,不影响原有的东西,但更新数据库时需要注意同时更新缓存,这个有点折腾。

    效果还是明显的,之前动不动就占用30%,现在放心使用,一天撑死3%,更爽的是,速度也提升了一个档次。如果后续不够,还得找别的途径优化。毕竟memcache不是万能的。

    现在还有个Frontend Instance Hours占用挺高的,有点担心,但不知道怎么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