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床前 望着窗外 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她的脸 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 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 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她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 眼前 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 瞬间 天地之间 下次我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曾 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着指尖 已经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