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为依旧是一个平淡的假日呢,谁知禹哥来深圳不到仨月就撤。趁酒劲未消,先记下以作纪念。

从1点13到8点半左右,整整喝了一下午加一晚上,说实话毕业后就没这么喝过有木有,自从大连黑石礁一役之后,也没有一喝一下午有木有,还他妈就俩人。遗憾的是传奇急着回家,小谢原计划来深圳,也没兑现。如果四人凑齐,喝到天亮也是可能吧。

零九年各奔东西,到今天重逢,他说他的日本留学经历,我聊我的国内走南闯北,但谈得最多的,还是哥们儿们和女人,哈哈男人的本性。这几年走下来,各自都有爱有恨有感悟有疯狂。

总觉得人生如果没那些疯狂的经历,会如同少活几年一样。所以今天算是解了一个疑惑,人往往会后悔没做过什么,而不是后悔做过什么。前几天跟华宁聊天提到的足迹,大概也是这个道理。

也许越活就越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然后离目标却越来越远,就像驴子一样,永远吃不到萝卜。但是何必计较呢,在这追逐梦想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获得的要多得多。

禹哥说他不喜欢深圳,其实我也觉得深圳没有任何归属感,但是这里现实得会让人感觉到一些真实,真实得让人放心,而不是别的城市的虚伪,虚伪的让人可怕。

好乱啊。吃了个桔子,竟然越来越清醒。喝酒的时候找了半天月亮在哪,原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哥们俩喝的酒也算对得起班上的记录了。